首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最牛记者”系吃空饷镇干部 助女儿成最年轻女村官
发表时间:2018-10-12 10:40:17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93823

摘要:vk.com,vlanid,vn符文,泡泡ro,泡妞高手,泡沫保温箱

原标题:陕北“最牛记者”系长期吃空饷镇干部,被查前为女儿要官遭拒

白延林的微信朋友圈截图。澎湃新闻记者王健图

随着陕西省榆林市纪委的一纸通报,有着陕北“最牛记者”之称的白延林显了原形:其真实身份系榆林市清涧县高杰村镇干部。他长期使用“白岩林”这个名字,并以记者自居,活跃在陕北各地。他的女儿白一彤在19岁时以“最年轻女村官”称号走红,被视为幕后操盘手的白延林随之名声大噪。

9月底,澎湃新闻从清涧县多位领导干部处获知,白延林目前被清涧县纪委监委留置在邻县绥德接受审查。其于9月19日被有关部门从延安带走,9月20日,榆林市纪委对外通报了白延林接受纪律审查的信息。

9月27日,清涧县纪委书记贺敬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可以肯定的是,白延林作为高杰村镇政府干部,存在长期吃空饷的情况,其他事项还在进一步审查落实。

在白延林被查前,其曾向有关领导为他女儿要官。清涧县委组织部部长刘斌向澎湃新闻表示,今年共青团清涧县委换届前,白延林曾给她发短信打电话,想要他女儿白一彤当团县委书记。在诉求遭明确拒绝后,白延林又对刘斌进行言语威胁,“他后来又解释说他喝醉了”。

此举被当地一些人视为导致白延林被查的导火线,但清涧县纪委书记贺敬否认了这点,“榆林正在整治新闻舆论环境,我们接到群众举报后,才调查他的”。

“说的话真真假假”,在亲友葬礼现场被带走

白延林老家系榆林市清涧县高杰村,位于无定河与黄河之间的黄土高原上。他被查的事情经榆林纪委公布一个多星期后,这个村子还有部分人未听说这一消息。

高杰村一位村干部称,在9月10日左右,他曾接到白延林的电话,白延林称他在中秋节的时候,要给村里的党员们送月饼。在中秋节前夕,该村干部给白延林打电话询问此事,却发现白延林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直到澎湃新闻记者来访,他才知道白延林已被查。

曾任高杰村党支部副书记的白杰宁,最后一次见白延林是9月19日,“我和他都去延安参加一个亲戚的葬礼,9月18日去的,9月19日上午葬礼刚结束,他就被人家带走了。”

在葬礼前的饭桌上,白延林拿出两条烟给众人散,称是从越南带回来的,一条140万。白延林没有说货币单位,白杰宁当即表示,越南盾不值钱。白延林又表示,他去越南参加了越南副总统女儿的婚礼。白杰宁则反驳称,越南是主席制,没有副总统一说。众人嘻嘻哈哈一阵,也没有把白延林的话当真。

白一彤当选村主任后修的戏楼和广场,该戏楼已出现多处裂痕,有村干部表示“戏楼一次都没用过”。澎湃新闻记者王健图

白延林的微信朋友圈记录显示,他9月14日飞赴越南,并于9月15日在越南参加了一场婚礼,其朋友圈配发文字称:“今天婚礼规格是越南最高级别”。有朋友留言问:“谁在越南结婚了?”白延林未予回复。

包括白杰宁及前述村干部在内的多名当地人士称,白延林“本性不坏”,对人也比较热情,村里有人去榆林找他帮忙处理违章、安排孩子上学这类事情,白延林都会帮忙,也挺热心。但众人也都称其好面子,爱吹牛,“说的话真真假假搞不清楚”。

9月20日,榆林市纪委监委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清涧县高杰村镇政府干部白延林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澎湃新闻从榆林纪委相关人士处获悉,被查的清涧县高杰村镇政府干部白延林,即为有陕北“最牛记者”之称的白延林。

9月底,澎湃新闻前往榆林、清涧等地采访获悉,白延林被留置在绥德县接受审查。清涧县纪委书记贺敬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案子正在调查,具体情况不便透露。不过,他可以确认的一点是,白延林作为镇政府干部,存在长期吃空饷的问题。

对于白延林在高杰村镇政府工作的情况,多名镇政府干部向澎湃新闻表示,白延林在这里上班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许多人那会都还不在这里工作。知道他的时候,他的身份已经是记者了。

名片上名字是白岩林,被指“碰瓷”白岩松

白延林手机尾号为5个8,车牌号为5个8。关于他这个车牌的来历,众说纷纭,难以考证。

白延林在以记者身份活动的时候,将名片上的名字印为“白岩林”,被指“碰瓷”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而其微信昵称为“白岩林字号日久见人心”。在被查前的9月3日,他还在朋友圈晒出其与白岩松多年前在西安宾馆的合影。照片中的白延林,身着一套武装部干部制服。

2016年7月,澎湃新闻曾向白延林求证他的名字究竟是“岩林”还是“延林”,他表示,他名字是白延林,被一些人误传为白岩林,甚至因此有传言说他和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是兄弟。但对于为何将名片印为“白岩林”,其未回应。

2012年中国青年报刊发的一篇题为《“老鼠”为何不怕“猫”——陕北“假记者现象”调查》的报道提到了“记者白岩林”。报道称,在榆林新闻界,提起白岩林的名字,几乎无人不晓。他的车牌号和手机的末五位是88888;他自称跟央视主持人白岩松相熟,两人称兄道弟;他的故事在坊间广为流传,他称自己开的奔驰车是某卸任国家领导人用过的。

报道还称,在并不算长的从业经历中,白岩林的身份变换多端:陕西省政协主办的《各界导报》和《各界》杂志记者部主任;某中字头杂志陕西发行站站长;最新的一个身份是《中外新闻社》的首席记者,名片上标注的办公地点在陕西省政府大院。 

该报道中的白岩林,即是白延林。

2016年,白延林向澎湃新闻介绍他身份的时候,自称是中外新闻社首席记者、社务会副主席、理事会理事,他在中外新闻社统一编号为A16074025030。该社注册地址为香港,其官网上目前已无白延林信息。

上述中国青年报报道还称,曾经采访过白的一位记者对他的评价是:“不能称其为记者,充其量是在当地占有一些资源、替人办事的掮客。”也有人直接称他是“彻头彻尾的假记者”。

白在该报道中的回应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别人说你的嘴,你又不能挡。不管他们说是真记者还是假记者,起码别人都知道有个白岩林,是给我做广告了。”

对于白延林的记者身份,其老家清涧县高杰村村民们深信不疑,不过有人表示:“他是只采访不报道”。澎湃新闻检索网络发现,几乎搜索不到其刊发的新闻作品。其朋友圈发布的照片中,大多是他和各种官员领导的合影,或者他出席一些会议论坛的留影。

助推女儿成“最年轻女村官”

令白延林名躁一时的,是其女白一彤2009年高票当选高杰村村委会主任事件。彼时,白一彤年仅19岁,为安康学院大二学生。此后,白一彤被称为中国“最年轻女村官”。在这一事件中,白延林被视为幕后推手。

时任高杰村镇党委书记的惠生礼向澎湃新闻介绍,2008年底,高杰村“两委”换届,村党支部委员顺利产生,而村委会历经三次选举,均因候选人赞成票未过半而没有产生班子成员。

“当时我的意思是,根据相关选举规程,如果没有选出村委会主任的话,可以由村党支部书记暂时主持村委会工作。”惠生礼说,这也是经镇换届领导小组请示县换届选举指导小组同意了的。

在第三次选举未果后,白延林致电惠生礼,提出想让他女儿白一彤回来竞选村委会主任。惠生礼以玩笑回应,称白延林没事找事,“脑子进水了”。惠生礼以为白延林在开玩笑,便没有在意。

事实上,白一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他(白延林)在电话中软磨硬泡让我回村竞选。”白一彤甚至不清楚村主任具体是做什么的,白延林告诉她:“就是村长,一村之长。”

不久后,白延林果然把女儿领回村里,并向村民做了两天工作。之后,高杰村选举委员会向镇换届选举指导小组送来了报告,称“再行选举有一定的成功希望”。此间,白延林通过关系为村民们争取回来20个太阳能灶,又承诺为每户村民赠送1000斤过冬煤。

惠生礼等乡镇领导查阅相关选举规定发现,白一彤参选村委会主任合法合规。但惠生礼等人认为,白一彤无农村生活经历,面对农村琐碎繁杂的具体村务能否胜任,是一个问题;并且她是一名年仅19岁的在校学生,回村任职会影响学业,对其本人也不利。因此,惠生礼等县乡领导仍对白一彤本人及白延林进行了劝导,但遭拒绝。

此外,惠生礼还曾召集高杰村全体党支部成员、选委会成员、议事委员会成员及高杰村镇全体领导班子成员,召开了一个高杰村“两委”换届调度会,交换看法,试图对高杰村村委会的选举进行引导。

惠生礼认为:“白延林让白一彤回村参选,其目的是给其女儿捞取今后就业的政治资本。”

然而,劝导遭拒,引导无效。2009年1月14日,白一彤以近98%的得票率,当选高杰村村委会主任,并随即走红。与白一彤一起走红的,还有她的父亲白延林,陕北“最牛记者”从此广为人知。

被查前曾为女儿要官,言语威胁组织部长

惠生礼等人至今认为,表面上看村民们选的是白一彤,其实是选了白延林。

白一彤上任后,提出要打造“黄河岸边第一村”,并轰轰烈烈地搞了一系列动作,拆了“挡风水”的窑洞、组织了农民运动会、修了一座戏楼、垫起一座广场……

澎湃新闻在9月底的一个阴雨天来到高杰村,该村与黄土高原沟壑中的其他山村并无区别,很难让人把这里与“黄河岸边第一村”联系起来,村里冷清寂寥甚至有些落败。

曾任高杰村党支部副书记的白杰宁回想起白一彤刚上任时的动作,笑称:“她组织人修路,喇叭里放的是‘解放区呀么呼嘿,大生产呀么呼嘿’。所谓新修的环山路,不过是将过去的生产路拓宽平整了一下,也远没有许多报道中说的48公里那么长。”

白一彤修的那座戏楼,是拆旧修新,而垫起的广场,是因为占了村民的窑洞和土地。高杰村一名村干部告诉澎湃新闻,“至今还有人找现任村干部讨要赔偿”。 

高杰村当地多名人士表示,白一彤担任村委会主任的时候,白延林时常回村插手该村事务,“指导”白一彤。“不过后来,白一彤也不怎么听他的话。”

9月27日,高杰村的多名镇政府干部告诉澎湃新闻,白一彤于2011年考入大学生村官体系, 2014年底她卸任村委会主任,担任高杰村党支部书记。2015年清涧县从大学生村官中选拔9名镇长助理,白一彤入选,从此进入政府体系。2016年,白一彤转任该镇副镇长。 

上述镇干部称,白一彤休了产假,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上班了。澎湃新闻拨打白一彤电话试图采访,但其未接听电话。

惠生礼告诉澎湃新闻,在白一彤当选村主任的第二年,县上让他将白一彤作为榆林市人大代表候选人上报,他曾提出异议,认为白一彤资历不够,不能推荐。但最终,在白延林运作下,白一彤还是作为候选人参选了,因票数未过半而落选。华商报相关报道证实了这个说法。

华商报还报道,2016年3月,白一彤再次参选榆林市人大代表,并以144票(全票146票)当选榆林市第四届人大代表。

提及白一彤的工作能力,清涧县委及高杰村镇几位干部表示,她这几年还是有很大进步的,不像当初那么幼稚了,工作起来很勤奋、很拼。

清涧县委组织部部长刘斌向澎湃新闻表示,今年共青团清涧县委换届前,白延林曾给她发短信打电话,想要她女儿白一彤当团县委书记。在诉求遭明确拒绝后,白延林又对该负责人进行了言语威胁,“他后来又解释说他喝醉了”。

刘斌称,“组织有组织的程序、规定,不是你某个人说谁当啥就当啥的,更何况,白延林是以什么身份来提这个要求?如果白一彤够优秀,组织会通过正常的遴选考核来选拔。我还跟他说,‘你这样会害了女儿的’。”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