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子商务 > 正文

从罗默获诺奖谈无形资产的重要性
发表时间:2018-10-12 17:59:30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494181

摘要:win8正式版下载,win8的运行在哪里,win8破解,挪用资金罪,挪用公款罪量刑标准,挪威首都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由耶鲁大学的威廉?诺德豪斯和纽约大学的保罗罗默两位教授获得,以奖励他们在推动可持续发展和创新领域中经济学研究的贡献。诺德豪斯教授为如何量化绿色经济学作出了杰出贡献,罗默教授的内生增长理论则第一次把知识和创意列为推动经济发展重要要素之一。

  两位获奖经济学家的研究都涉及到“外部性”这样一个常见的经济学概念。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环境污染与温室气体排放带来了负的外部性,由整个社会来承担,要想“青山绿水”,就必须建立一个机制来让全社会共同承担这种负面的外部性,碳排放税就是一种制度设计。知识和创意带来正的外部性,知识是一种公共品,具有非竞争和非排他的特点,知识的分享会让更多人获益。罗默教授提出,恰恰是知识和创意拥有外部性的特点,它和资本或者劳动这样的要素相比,才有着规模效益递增的效果,也就是更多知识的边际贡献更高,而不是像资本那样边际效益递减。理解这一点,对于我们去理解知识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

  知识与创意,引申而言,就是不同于机器、厂房这些有形资产的无形资产。罗默提出的四要素增长理论,在传统的两大生产要素资本和劳动(体力劳动)之外,又增加了人力资本(以教育年限衡量)和新思想(以专利来衡量,强调创新),而人力资本和新思想也都可以被认为是无形资产。

  什么是无形资产?《没有资本的资本主义》(Capitalism without Capital)这本书中给出了定义。具体而言,无形资产的表现形式可能是专利、品牌、商业机密、专有技术,也可能是企业的特定组织形式和管理方式,比如星巴克的门店管理特点或者沃尔玛整合物流的能力,也涵盖社会资本和制度设计,当然也包括对员工的培训。

  发达市场正在经历从后工业时代向数字经济时代的转型,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让无形资产变得愈发重要。软件、数据库、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都是数字经济时代重要的无形资产。在二十世纪70年代,全球80%的资产仍然是有形资产,而现在80%的资产已经变成了无形资产。这是全球经济经历的最大改变。

  无形资产与固定资产有着本质的不同,理解这些不同,才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去驱动未来的经济发展。

  特斯拉开放无人驾驶平台与谷歌对安卓平台的开源就是很好的例子,两者都有意识地放弃了对特定知识产权的保护,换取开放式地创新。

  恰恰因为无形资产的溢出性,与其过度保护特定的无形资产,不如站在更大的生态圈里去收割创新的果实。谷歌和特斯拉都意识到了,围绕特定开源技术构建一个拥有合力生机勃勃的产业集群,比单纯收割特定技术的版税要划算得多,也是对公司专注的领域最好的保护。能够持续推动开放式创新的企业一定是能够有计划地链接起公司外部的思想与创意,并从中受益。恰如太阳微系统公司的首席科学家乔伊(Bill Joy)所言,“无论你是谁,大多数最聪明的人都为其他人工作。”

  思想市场的另一面则是作为思想交易的市场。狭义上讲,类似的市场已经出现,比如版权交易市场,再比如大数据交易市场。广义而言,更多人开始从有形资产交易的市场中汲取构建思想市场的灵感。

  罗默就提出,既然经济分工的专业化带来了大规模生产的效率,以及全球化进程中外包与贸易带来的低成本与高效率,在思想领域分工的专业化也应该带来同样的规模递增效应。MIT斯隆商学院教授马龙(Thomas Mal>汽车行业是供应链网络的经典案例。每一家厂商虽然品牌不同,产品各异,但是都离不开汽车领域内一级和二级的供应商。供应商之间相互竞争,但是不同的供应商会为同一家车厂服务,因此它们之间又会有合作的关系。车厂通过在供应链网络里的采购来支付供应商的产品和服务。不同层级的供应商也有明确的细分,有的专注于解决特定的问题,比如电动车电池的研发与生产,有的则是整合者,比如说电动车电池驱动系统的研发。

  竞赛网络的思路也是如此,希望构建一个知识产品的市场,既鼓励竞争,又促进合作,让很多人能够同时考虑各种不同创意的搭配组合。马龙教授把竞赛网络应用在自己创建的气候合作实验室(Climate CoLab)里。实验室的不同参与者既可以选择去解决特定的小问题,比如减少火电发电厂碳排放的技术,也可以选择成为整合方案的提供者,比如说研究某个国家或者某个地区火电厂碳排放交易平台。气候合作实验室会让不同的整合方案提供者相互竞争,但是这些方案提供者与专注于特定技术的团队又是合作的关系,会“采购”他们认为最好的技术。

  竞赛网络与供应链网络作为同时鼓励竞争与合作的市场有相似性。在统一层级,比如技术层面或者整合方案层面,都会有不同的团队在竞争;但是在垂直领域,比如整合方案利用技术的领域,却会有大量的合作,而促进这种合作的方式是市场。实验室创建了一种名叫“太阳元”的数字货币,方便整合方案的团队采购特定的技术解决方案。

  马龙设计的竞赛网络一个核心点就是用市场的方式,鼓励创建出可以在多种不同场景下重复使用的创意模块。罗默也曾经特别强调,恰恰因为市场有价格发现机制,思想的市场才能够蓬勃发展。

  当然,思想市场要挖掘合力,也必须要遵守约定的标准和规范,其中既有技术规范,也有专业规范,还需要有一定的社会共识,比如软件要能匹配——共同的标准,又比如个人隐私与公司使用个人数据之间需要有所平衡。而且,因为科技带来巨变影响巨大,所以需要有持续深入的公共讨论,比如说对隐私问题和个人数据使用问题就需要不断地讨论。

  施乐在硅谷的研究中心(PARC)参访,看到友好的用户图形界面,就不可能启发他为麦金塔电脑配上图形界面和鼠标。而等到乔布斯看到微软的 Windows 系统之后指责盖茨从苹果剽窃时,盖茨却一脸冷漠地回答说说:“应该说我们都有一名叫施乐的有钱领居,我闯进他家里偷电视,却发现原来早就被你偷走了。”

  无形资产变成主导也让吸引和保留人才变成重中之重,也对大都市的城市规划提出新思路。

  新的都市规划一方面需要强调宜居,在创建特定产业集群的大都市圈让人才能找到负担得起的住所和办公场所。而宜居正在成为全球大都市创业者面临的最大挑战。硅谷的一名投资人最近有一句话,道出了宜居与创业的关系。他说“现在估计没办法在车库里创建公司了,因为车库都值几百万美元了。”当房地产泡沫越吹越大的时候,创新和创业必然受损。

  人才是思想市场最重要的参与者,新的都市规划另一方面则要符合新的工作方式,鼓励构建更多思想碰撞的场所,比如说书店、咖啡馆、共享办公室,让不同背景的人能够聚在一起,共享信息,相互切磋。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责任编辑:DF386)

分享到:

 

收藏